新闻中心
News centres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地矿文化·我与八〇一的故事】汶河历险记

时间:2020.07.16出处:801信宣中心

八〇一的大家庭中,无论是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还是退休不褪色的老职工,每当谈起自己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朴实话语中总是流露出对地质事业、对单位深深的情感。虽然只是身边平凡的故事,但是他们的讲述令人动容,质朴的情感温暖人心。

现推出我和八〇一的故事分享第十四期。

故事发生在1970年的夏天,距今整整五十年了,每当我回忆起这段经历,至今仍历历在目。

当时,我在莱芜执行供水勘察任务。有一天我和奚德荫、李春山三人骑着自行车到莱芜鹏山进行泉水调查,当快到鹏山泉时,汶河横亘在前,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平时汶河河滩虽然较宽,但河槽窄,有水河段宽不足10米,水也很浅,但这次到了跟前,我们却都傻了眼。因前两天刚下过大雨,汶河的洪水还没有完全消退,现在河宽已达数十米,让人望而却步。

是打道回府?还是继续前进?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分析到:第一,我们骑了几十公里路的自行车来到这里,没有完成任务,不能白跑一趟;第二,这条路我们以前走过,了解河床地形地貌,推断河水虽宽但不会很深;第三,经观测,河水水流比较平缓,河水流速不会很大;第四,最重要的一点是当时正值丰水期,是调查泉水出流情况及地表水关系的极好时期。因此,我们最终决定淌水过河。但问题又来了,我们三个人只有奚德荫会游泳,李春山和我都不会。为了安全起见,过河时,李春山个子高在前面探路,我个子小紧随其后,奚德荫淌在下游,这样一旦我俩摔倒,他在下游容易施救。

就这样,我们脱掉鞋子和长裤,扛在肩上,推着自行车向河对岸走去,越往前走,河水越深,水流越急,当走到河水主流带时,河水流速突然增大,人有点站不稳,再加上河沙随水流动,脚下有被淘空的感觉,稍不注意就有摔倒的危险。虽然我们想走快一点,赶快过河,但我们双手还推着自行车,在水的冲击下阻力较大,每走一步都很困难。庆幸的是,自行车对身体的平衡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就这样我们三人缓慢地前行,好几次差点被水冲倒。我们互相提醒、互相鼓励,好不容易安全地到达对岸,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总结这次冒险过河的教训:其一,思想麻痹,安全意识欠缺;其二,对河水水流估计不足,在岸上看似水流平缓,其实主流带还是流速快得多,因此才出现上述惊险的问题。后来奚德荫说,好在三人都没有出事,如果其中有一个人出了事,我们回去如何向单位交待?如何向家人交待?

那次泉水调查,虽是艰险,每次回忆都使我心有余悸,但对后来编写莱芜供水勘察报告、评价鹏山泉泉域地下水资源及其泉水的供水意义,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离退休职工  刘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