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centres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中国矿业报:境外地质勘查尚需扎实作为

时间:2019.12.27出处:admin

中国企业境外投资要加强风险识别、控制与防范风险,并祝愿所有在境外投资的中国企业既要走得出去,也能走得回来。“走出去”机遇与挑战并存,借助专业咨询机构的力量,做好投资咨询、市场调研、税务筹划、投资保险等工作,遵守东道国法律法规,规范投资协议,增强法律意识,合理合规经营。中国企业究竟在境外遇到了哪些风险?在风险的历练中又积累了哪些经验?又有哪些迫切需要政府支持的诉求呢?

“走出去”实现多方共赢

有着多年境外勘查经验的山东省地矿局801地质大队研究员宫述林表示,我国之所以掀起一轮地勘单位“走出去”热潮,这是“政府引导+经济拉动+社会责任”共同作用的结果。近些年,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相应地对矿产资源有了更多需求。而当前地质勘查行业正处于低谷,资源储备保障相对不足。再者,境外资源垄断致使高价资源进口,我国资源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

他认为,目前,虽然有些发达国家经济正在缓慢复苏,但全球矿业正面临着经济下行、成本上升等多重困难。国家文化差异的风险依然存在,政治风险和投资风险加剧,环保和资金投入的门槛在逐步提高,盈利空间却在下降。虽然困难重重,但机遇与挑战并存,筑底时间越长,反弹的几率也越大。不利因素存在的同时,也带来了获取优质矿业资产的机遇:全球矿业低迷,矿企资产缩水,资产剥离,收并购成本降低。同时,“一带一路”建设也带来了发展机遇。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搭建了有政策支持的合作框架,加之中国与这些国家资源互补性强,双方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实现合作共赢。

据了解,目前我国境外地质勘查合作主要有四种方式:一是境外公司申请或收购矿权,为自主矿权;二是与合作公司境外子公司共同拥有矿权;三是与境外当地公司合作,以入股的方式拥有矿权股份;四是中资境外公司提供技术服务。

他表示,我国地勘单位“走出去”取得了一些矿业权益和成果,提高了我国相关资源的话语权,有力撬动了国际矿业市场,抵制了国际矿业巨头的垄断,使矿产品价格理性回归,同时积累了境外地质勘查工作经验,了解了世界资源分布和国际标准,锻炼了地勘队伍,增加了资源储备。

境外地质勘查更注重经济性

宫述林认为,全球矿业发展趋势表现为以下特征:缓慢复苏,投资多元化,由追求规模和速度向追求质量和效益转变,投资主体由国有企业向民营企业转变,矿业投资更加注重经济性。

在由追求规模和速度向追求质量和效益的转变方面,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旗下的中色地科矿产勘查股份有限公司项目表现得更为清晰。该公司是我国成规模“走出去”的地勘单位之一,从事境外地质勘查工作多年。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院长王京彬明确表示,勘查风险主要来自融资和找矿。以他们所投资的Canaco公司Handeni项目为例,早期Canaco公司施工15个钻孔,其中12个孔见矿化,但见矿效果不好,又恰逢金融危机,公司陷入困境。后来,中色地科重新调整找矿思路,第一个钻孔打到了59米厚、平均4.28g/t的厚大金矿体。2009年6月,中色地科以0.05加元价格购买该股票,2010年12月31日该股收盘价6.01加元,1年半时间价格增长了120倍,成为多伦多创业板成长最好的股票之一。2011年3月,Canaco公司按每股5.4加元的价格,再次融资1.37亿加元,中色地科以每股5.4加元转让800万股,变现4320万加元。相对272万加元的投入,中色地科实现了赢利,且仍是Canaco公司第一大股东。王京彬将这种赢利模式总结为“低价进入,勘查升值,高价变现”,也将中色地科境外风险勘查战略表现得淋漓尽致,即技术、矿权与资本三结合,以技术带动投资,对接风险勘探资本市场,以铜、金矿勘查为重点,追求技术和商业的双赢。

根据多年境外地质勘查工作经验,他将境外找矿归纳为“一大、二快、三省、四权益”,找大矿(一大),重点成矿区带、大矿外围,蚀变-矿化规模大,快速突破和快速评价(二快),应用简单、关键的技术方法,利用当地技术优势,实现低成本(三省),获取矿权权益(四权益),对接资本市场,阶段性变现。

境外地质勘查工作难点问题

从微观、宏观不同角度来看,境外地勘工作还存在一些难点问题。

中亚智库首席执行官江兰博士表示,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我国与中亚各国的经济合作越来越多。中亚地区矿产资源丰富,素有“天山金腰带”之称,石油和天然气远景储量居世界前列,与我国存在优势资源互补,但受限于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缺乏资金和技术,目前该地区正处于矿产资源开发的蓝海期。我国新疆等地与中亚地区相邻,油气资源开发、勘探合作潜力巨大,能源电力合作优势明显,可加速推进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建设。提出了建立人民币国际化示范区中亚金融合作的战略构想,并期待未来有相关机构、企业合作来填补这一空白。

虽然中亚地区矿产资源丰富,但中国矿企在该地区投资最担心的是政权更迭风险,《中国矿业报》记者就此向江兰提问是否值得在这一地区投资,出乎意料的是,江兰博士举例说明了这一地区的几次“革命”给外商投资带来的影响,明确表示外商投资需要遵守东道国法律法规,按照协议履行对当地政府及社区的承诺和义务,应采用相关保险措施保护投资防范此类风险。她举例说明,一家加拿大公司在吉尔吉斯斯坦做矿业开发,虽然历经几届政府更迭,但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在没有发生大面积战争的情况下,无论是哪届政府都需要稳定民心,通过保护投资者来增加税收,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解决就业问题。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在政策层面,我国地勘行业尚未形成具有全球视野的长远规划及战略部署,缺少符合行业特点的顶层设计,缺少统筹协调机制,尚没有包涵各层级的管理协调机构,支持政策不连续,造成“走出去”工作间断,大批矿权灭失。有些政策措施还没有落实到位,虽然有鼓励开展境外矿业投资的政策,但还未启动税收优惠等政策。地勘单位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和不足,只做项目,还没有做成产业,持续发展能力不强;经济基础薄弱,融资能力差,实力不强;与矿企结合不够紧密切,势单力薄,追求资源量,论证角度有时较偏;走出去融资模式单一,在申请资金和出资找矿方面不会运用社会及国际资本;自我发展意识薄弱,缺少国际视野,尚无做成国际公司的谋略;找矿成果质量差,成果转化难;矿权维护成本高,致使很多矿权难以维系,导致矿权灭失。我国矿企国际化运作经验和能力欠缺,影响境外矿产资源勘査开发的投资效果;我国矿企走出去布局相对较晚,尚难准确把握项目介入时机;国际运营综合能力欠缺,跨行业、跨矿种开展境外矿业投资,技术能力和行业经验不足,加之信息不畅,导致项目选择出现偏差;风险意识淡薄,矿业公司对地质风险意识较为淡薄,地勘单位虽然对地质勘查风险认识较准,但对投资经营风险意识不强。

积累经验 加强顶层设计

针对境外地勘项目风险,中地海外集团矿业总监连长云根据实践总结出自己的经验。

他表示,一是选好海外矿产勘查项目的切入点。获得海外勘查项目通常有空白区登记、收购和合作这三种主要途径,更多更稳妥的方式是合作;二是控制好风险。勘查阶段的风险主要来自选项目和找矿两个方面。选项目时要做好前期研究评估工作,以及系统的技术和法律尽调,降低决策风险。找矿要充分利用成熟适用的勘查方法技术。三是遵循规律,扎实做好勘查工作。由已知到未知,由浅入深,参照国际或国内有关规范执行。四是遵守合同约定,做好与当地政府部门、社区、村民等沟通工作。

宫述林认为,境外地勘工作应把握四条原则 。一是地勘单位应围绕经济社会发展需求,明确境外项目选择原则,合理布局“走出去”战略。选择境外项目应优先考虑以下这些因素:所在国政局稳定,投资环境良好,国内急需的矿种,所在位置交通便利,开发技术条件较好,位于重要成矿带或是属于主要矿床类型,最好有初期找矿成果。此外,加强尽职调査与专家论证,对拟实施的项目,组织地质、法律、经济、财务、国际商务等专家进行可行性论证,把好决策关。二是坚持“政府支持,地勘先行,企业跟进,市场运作”的模式。在我国相关部委的支持下,通过相关部门联动,共同推进,地勘单位应充分发挥地质技术优势的先行作用,做好矿业产业链的上游,为企业跟进打好资源基础,注重上游、运作中游、兼顾下游,抓矿权、快勘查、出成果、促转化,矿业企业应发挥资金和开发技术优势,以经济效益为中心,以资源的开发回报,实现合作各方的利益共享。三是构建开放、合作的共赢平台,提升“走出去”的水平。四是提高分析识别风险的能力,积极防范“走出去”的风险。

资源安全是国家可持续发展的核心问题。宫述林建议,将资源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成立领导协调专门机构,制定“走出去“战略规划,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实现资源互补,通过产能合作的激励机制,拓宽融资渠道,创新合作融资工具与手段,扩大服务合作领域,加大矿业领域合作,打造勘查开发选冶科研一体化的国际矿业公司,同时加大资本运作,实现资源资本融和,积极争取政府支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保障资源供应,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